Wasssabii芥末:

 #モザイクロール# 


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表:@连阙_renketsu_ ,里:芥末(原PO),摄:@武翎-SA81850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 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消える


#马赛克卷#

夜の翎:

就想吐个苦水!眼看着就要交稿了我才刚把丢失的灵感找回来啊啊啊!!画不完了救命啊OAO

超高校级的软爷:

女王的COS终于也算完满了····没有七味摄影后期就没有近期的这些图啊!玩COS还要更努力才行。。。。看了那篇COSER与摄影的关系的帖子以后其实觉得还蛮有道理 摄影有挑选模特的权利 就像COSER想找到很棒的摄影一样 这是相互的啊·····所以唯有让自己成为一个值得摄影陪我上山下海的COSER才行233333 最难能可贵的是!大家都是妹子超好沟通啊!!XDDDD

Rune:

唐家屯的安娜。。我的火狐浏览器老是崩溃不知道什么情况

梦岛:

【2.18】苏沐橙生贺

生日愿望

如果可以的话

想和哥哥一起、和兴欣的大家一起拿总冠军呢。

=======

沐沐生日快乐,我做微积分去了(好虐


「野球場」:

PHOTO||葵叔(1,2)章鱼(3)

 

我去CD14啦!开心!我本来想P下场照的!可是我又犯懒了就直接拿了葵叔拍的截下了水印(。。。。。。。。

去了一周,前面四天COS后面三天玩还是挺开心的!

拍了小排球的合宿+音驹全员真是太开心啦!小伙伴都好热情\\\\

开心开心(❁´▽`❁)(❁´▽`❁)(❁´▽`❁)大家都好可爱啊

希望有空能再去成都一起玩!还想再去看大熊猫!!

 

接下来会场已定下的是8.9的杭州怀旧O和9月份的弱虫O,大家有缘见面XD

弱虫O印点新的明信片送给大家W

 

PS.最近好喜欢月刊少女野崎君,默默求一个鹿岛(170↑熟人南京的最好,我出堀(165

[青黄]Material Boy 中

吃盐不撒糖:

青峰大辉没有辜负黄濑的希望,他的馊主意太多,只有黄濑想不到,没有青峰做不到。


两天后,黄濑接到青峰电话,得知自己的地毯果然给洗坏了。


青峰解释说,他试图用汽车专用洗剂来清洗污渍,哪知道黄濑的地毯做工太差,一洗就掉色。黄濑气的七窍生烟,干了坏事还能理直气壮倒打一耙,青峰的“能干”程度再度刷新了他的认知。


接电话那会正好是拍摄中段的休息,黄濑跑去安全通道和青峰痛快地吵了一架,直吵了整个休息时间。挂了电话跑回去,黄濑还在平复情绪,灰崎满脸八卦地凑上来关心朋友。


“怎么了大模特,那么大火?”


黄濑不想把原委告诉灰崎,免得灰崎挖苦他当初看走了眼。“没什么,洗衣工洗坏了我的地毯。”


“土耳其空运回来那条?真可惜。”


黄濑难得赞同灰崎。原本他还不怎么心疼,灰崎说完他想起来当初把地毯弄日本多么不容易,这下他只觉得心在滴血。


灰崎很是幸灾乐祸,看这势头八成是青峰又弄坏了黄濑的东西,他要不恰如其分地点拨黄濑一下,就不是黄濑凉太掏心肝的直言益友了。可惜,可惜什么他没说,到底是可惜地毯,还是可惜当初瞎了狗眼,挑了这么个男朋友,就随便黄濑琢磨了。




黄濑当然不能上了灰崎的当。


他肚子里也有九曲十八弯的小肚肠呢。


黄濑眼里,灰崎可不是什么掏心肝的好兄弟,他专注掏自己心肝还差不多!!灰崎当年吊过他,难得吊的专心一致手段尽出,青涩的单相思青年遇到青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惨遭滑铁卢。灰崎的话,特别是关于青峰的话,黄濑向来左耳进右耳出。即使如今灰崎身边风流艳遇不断,早绝了对青峰大辉的嫉妒心,黄濑依然只当耳旁风。他知道灰崎小气着呢!


这会他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可惜,今后再也不光顾这家破店了。”


灰崎呵呵一笑,心想慢慢来,青峰的墙角咱慢慢地挖。


黄濑会心一笑,心想你就缺德吧,又不是真想取青峰而代之,损人不利己白开心,也不怕人品用尽哪天给人采了菊花!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拍完照片,相约去喝酒。


黄濑的样貌不用说,灰崎也是身高腿长的好身板,打扮野性不羁,一头黑人小辫,走哪儿都把得到男女。今天灰崎没什么把妹的心思,他正捣鼓着一个小嫩模,不缺食儿,只为填补精神上的空白。


灰崎祥吾的最佳精神食粮,便是关心黄濑和青峰的感情状况,关心了这么多年,也没把自己关心上位,于是这份关心如今倒真成了单纯的关心。只是黄濑总觉得与其说是关心,倒不如说他太八卦。


“你走这么久,回来青峰没跟你耍横?”灰崎喝口酒,颇为不可思议的说,“我以为你今天的身体状况,肯定要延期拍摄。”


黄濑不置可否。


灰崎装作又是惊讶又是痛惜:“难道他不行了。不会吧?别是你平时用太狠了。”


黄濑一脸便秘,他实打实呸了灰崎一脸:“你才不行呢。”


“不至于啊,要是充分满足你了,你也不至于为了条地毯,和他,”灰崎意识到自己差点说走了嘴,赶紧改口,“和个什么洗衣店置气。”


当然灰崎不知道青峰在地摊上对黄濑干了什么,黄濑也没脸说,只好含糊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就这么点追求。”


灰崎喷出一口啤酒,滑天下之大稽般反驳:“谁都能说我,就你说不得。你追求高大上当初能相中青峰?还孜孜不倦嚼巴到现在。”


“我这是有节操,谁像你一样,一周一小换,三月一大换。”


灰崎才不会被黄濑羞辱,他说:“那是哥哥有魅力。”




说实话,黄濑还真不能反驳灰崎他的追求有多高尚,当时他看中青峰,还真就是抱着打一炮的目的,没想着长久的发展可持续关系。


那时候他还是个19岁的小年轻,高中毕业后正式签署了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小混一年后算得上小粉红一枚,得到了一套公司的单身公寓租住权。


搬进去前他先踩了点,在公寓周围转悠了两圈,看到一个街头篮球场。


初中得时候黄濑打过篮球,不自夸地说,打得相当不错。高中为了上升期的模特事业,算是半放弃了篮球,心里还是喜欢的。见到两伙人打篮球,他未免手痒了。


黄濑想着反正这里没什么人认识自己,看其中一伙人是轮换着斗牛,和他们打声招呼,未必不欢迎自己。正盘算着,没注意到另一伙人里飞出一个篮球,直中后脑勺,一下将他砸倒在地。


除了脑壳有些肿,没有砸出两道鼻血损坏他的美貌,黄濑还是气白了脸。因为来扶他的罪魁祸首,这黑心黑脸的恶贼,他说:“你怎么那么笨,也不知道躲。”


“你说什么!”黄濑顾不上喊痛,就要和他理论理论。


恶贼打量了他几眼,恍然:“你不就是那个有名的模特黄濑凉太吗,模特果然都挺笨的。”


这么颠倒黑白是非不分的人,黄濑还是头一回碰到。他是模特不假,可他觉得自己比眼前这坨黑炭聪明多了!他也不含糊,是男人就场上见真章,一对一走着瞧!


一对一的黄濑惨败,但他一点也不生气。黑炭的确技术好,对着有能力的人,黄濑特别服气,他看黑炭就有了那么点顺眼的心思。


顺眼而已,还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




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的时刻,来的意料之外地早。或者说黄濑还刚开始肖想怎么拉近两人关系,正拟着初步计划地时候,他突然一脚踩空掉进了老天爷挖好的陷阱里,刚巧,陷阱里还蹲着一只青峰大辉。


那天一对一结束,他两做了自我介绍,青峰只说了他叫什么名字,黄濑则七嘴八舌事靡巨细地介绍自己,介绍完了害怕青峰嫌他烦,小心翼翼偷看了青峰一眼。青峰憋着笑,黄濑突然福至心灵,莫名觉得自己有戏。


事后证明,他也真的有戏,真是X人走了狗屎运!


搬进新居后,黄濑不喜欢墙漆的颜色。他就要开始折腾了。先征得公司同意,马上买好新漆预定了上门刷漆服务,黄濑坐在家里,端着咖啡杯惬意的坐等小哥上门,让他的房子焕然一新。


刷漆团队来的很快,还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青峰大辉也是刷漆队的一员。




黄濑惊喜的差点撒了咖啡。“小青峰?”


青峰也挺惊讶:“黄濑?”


两人激动的叙了会旧,青峰就被小队长揍了脑门,不许他借机偷懒。


刷漆期间屋主可以避开,一整套房子用不了半天就能刷完。黄濑拒绝了队长的要求,青峰在,他哪舍得走呢。他含糊其辞的说,自己想在现场看看,保证不碍事。队长脸色一凛,爱留在现场监工的客户一般都不好对付,他的团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尤其是青峰这小子,还是让他刷客厅保险点儿。


队长的对策正中黄濑下怀,他毫不碍事看他们用保护薄膜包裹他的家居和地板,然后坐在包裹好的沙发上,继续喝咖啡,看青峰刷墙。




青峰穿了一套连体工装,敞开前襟,露出里头的黑色紧身背心,包着胸前两大块胸肌,特别赏心悦目。要是luo体穿就更好了,黄濑有些想入非非,或者干脆把扣子解开到dang部上方。哎,可惜今天不够热啊,他遗憾地想,趁着青峰转身添漆,眼珠子不自觉往青峰dang下滑去。


连体工装有个不可说的好处,青峰不知有意无意挺了下胯,他正刷天花板附近的墙角,手伸得老长,连带连体装也绷紧了。黄濑得以一窥究竟。


说是一窥究竟,大部分还是他自己的猜想,但就他的猜想来说,青峰地尺寸相当可观。这下黄濑更心痒痒了。


就这样心潮澎湃地观赏完了青峰刷墙,又眼看着他们拆走保护薄膜,黄濑坐在焕然一新的家里,觉得自己很饿,由身及心的饿。




过了十分钟,门铃响了。


黄濑奇怪他没叫外卖,想这是哪个笨蛋送错了门,门一开看到青峰大辉站在门口。


黄濑突然失去了巧舌如簧的本事,傻不拉叽也站在门口。


青峰邪笑:“黄濑,你是不是很久没吃肉了。”


黄濑点头,此肉非彼肉,说不定我以前吃的那些还只是素的。


“我刚刷漆时,你眼神盯着我,好像我是块肉,恨不得吃掉我一样。”


黄濑无耻的说:“有那么明显?”


青峰没回答他,更加无耻的问:“你现在还想不想吃肉?”


黄濑觉得此时此刻语言太过苍白,必须以行动来证明自己。他一把将青峰拉近门,干柴烈火滚在一起。


事后青峰枕着黄濑的大腿,说自己打篮球那天,就觉得黄濑特带劲儿!没想到是这种带劲法。


黄濑问,那你还满意不?


青峰一个鲤鱼打挺做黄濑身上,说再来一次我就更满意了。


他们是这样发展出新关系的,顺的没道理,你说灰崎如何能不败?!


所以灰崎只能认账,把兴趣爱好转移到听青黄吵架上头去。后来他发现,其有趣程度一点不亚于和黄濑发展不正常的男男关系。




酒酣耳热,灰崎和黄濑的谈话也进入核心。


两人呆一起时间久了,不经意间总要互相影响。比如黄濑已经不会计较工作咖啡是不是有机咖啡豆现磨现煮,偶尔不凑巧,速溶也凑合了。灰崎祥吾对他这种堕落的行为颇为看不惯,认为他被青峰影响太多,小心丧失自我。


灰崎不知道,黄濑也不会说给他听,他也有反将青峰一军的时候。说到互相影响,他黄濑凉太怎么可能不堪一击。


青峰有收藏篮球鞋的癖好。这事灰崎也不知道。他嘴巴大还没装拉链,黄濑怕他知道了,会揪住自己一去美国出差就奔店里买限量款球鞋,跟别人笑话他讨好青峰。他一搞时尚的,送衣送裤送领带都是近水楼台,可青峰除了飞人系列全不要,送他他还生气没地方摆,他只能往青峰家搬鞋。鞋送多了没地方摆,青峰出乎意料自己跑去宜家搬了一个有玻璃门的落地储物柜回来,把黄濑唬的一愣愣。


可见,青峰再不讲究,遇到真心喜欢的东西,也不能免俗。


都是凡人嘛,就这么点七情六欲。


所以黄濑也不理睬青峰嫌他穷讲究。




这就轮到灰崎嫌弃他两了。青峰和黄濑,无非是两人的生活习惯和消费观念不一致,这两问题在情侣关系中可大可小,端看当事人怎么想。一个是在消费社会里活的如鱼得水的物质男孩,一个是物欲几乎没有的粗野原始人,一个需要奢侈品消费品绑定生活,一个只要看顺眼了就能一起过,差别是大了点。但既然青峰和黄濑打定主意不就其达成一致,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欢享肉体上的愉悦不就行了。So easy!


因此他还是怀疑青峰和黄濑xing生活不和谐,不是青峰不行,就是青峰太行。鉴于青峰太行太气人了,他执着的相信青峰这次没满足黄濑。


这次没满足,下次再接再厉,反正在床上伺候黄濑的是青峰不是他,说句好话宽慰下黄濑,说不定这顿酒能让黄濑请。


灰崎拍了拍黄濑,喝完最后一口酒:“你和青峰之间又没什么大事,至于嘛。”


黄濑深以为然,觉得灰崎总算说了句人话。


灰崎多机智,立马说:“我有事先走了,这顿就让你破费了。”他赶紧撩起外套,脚下生风,走到门口还不忘飘句话回来:“今后让青峰少喝酒,喝酒伤肾。”


黄濑噎的不行,想不到灰崎这混蛋临走还射了一发冷箭,他还没处说理去!哪里是青峰不行,分明是自己该少喝点,黄濑抚额,打算让青峰替他背这个黑锅。一想到灰崎的大嘴巴,黄濑同情起青峰来,心里的气就平顺了不少,打算明天去瞧瞧青峰对他的地毯犯下的罪行。


可见,找灰崎聊聊,是有必要的。


黄濑摸出钱包,自欺欺人地付了两人的账。